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假千金和反派们成狱友 > 68.下雨就下雨(曾曜的眼泪~...)


  保护圈内, 几十个星球的军队划分为六十个队伍,每个队伍都有自己负责的区域。所有队伍准备就绪,蓄势待发。

  时间一到, 穹顶冰层裂开, 无数虫兽如冰雹一般砸下来, “轰隆隆”坠下。那些沙袋一般的虫兽砸下来,如同核弹一般爆裂开。

  而最前端的异能者队伍用异能屏障撑住了这些虫兽, 与此同时,天赋者则释放出机甲, 用机甲之盾又铸就成了一层物理屏障。

  紧跟着,曾曜一声令下, 让攻击队伍紧跟而上。

  所有攻击一起攻击那些掉进来的虫兽, 这就导致, 虫兽自身的血腥气息吸引了外面的虫兽,把外面其它区域的虫兽, 也朝这个地方吸引而来。

  通过观察, 曾曜发现东面A区的穹顶外虫兽减少, 空出了一块光明, 他一声令下:“东面A区破穹顶!”

  曾曜不仅给人做了心里工作,还用指挥控制异能控制了所有人思维,让大家更集中去战斗。

  听见曾曜的声音,东面A区的队伍如同疯了一般朝着穹顶冲,所有火力集中, 很快把穹顶攻出一道裂纹, 不多时就出现一道裂缝, 天光乍破,金色的阳光钻进来, 瞬间温暖了不少。

  大家被这温暖一照,动力更足,疯了一般往外冲。

  这附近的虫兽果然很少,队伍很快杀出一条血路。而东面A区离停机坪还有十公里,大家从这个破口杀出去,也很快被其它地方涌来的虫兽潮给重新怼了回来。

  这个逃生区由谢斐和文土星的首领负责,他们带人退回来,刚才所有的努力都废了一大半。

  文土星首领骂道:“什么鬼?怎么这么多,杀不出去啊!太多了!”

  谢斐立刻联系曾曜:“杀不出去,数量太多了,这里离停机坪还有十公里。还有没有其它办法?能让这些虫兽潮撤退一段时间,然后为大家争取时间?哪怕是一分钟,一分钟大家都能冲出去!”

  战斗区的死伤最多,而曾曜也遵守诺言,让人把战死军人的能晶全部取了出来。

  曾曜看着天空,仿佛在等什么:“等。斐斐,你们还能再坚持多久?”

  谢斐一边操纵着机甲战斗,同时气喘吁吁道:“最多两分钟!”

  曾曜:“斐斐,三分钟,再坚持三分钟。若三分钟后没有救援,我来找你。要死一起死。”

  谢斐哭了:“可我不想死。”

  好不容易重生一次,为建设拯救反派少年建设华星做出那么多努力,说死就死了,岂不是从前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这次联邦能偷来这么多虫兽卵对付他们,这等手段以及谋划,一般人即便想得出来,也未必能去做到。

  而这背后的人,不知用了何种手段,居然搞到这么多虫兽卵,这本身就很匪夷所思。

  谢斐开始检索原著的关键字,终于让她找到一段关于虫兽卵的片段。

  在原著里,苏秋为了对付曾曜的异能者军队,她利用重生先知的金手指,提前得知了虫兽卵的聚集地,盗取了所有虫兽卵,将这些东西都放置在联邦俘虏身上。

  异能者军队关着联邦的俘虏,而后导致吸引来虫潮,导致被困。

  原著里的曾曜利用血蛇坠子联系上了海盗船家人,千钧一发时,海盗团拯救了他们。只不过这次让曾曜的队伍损失惨重,牺牲了数名得力干将,士兵折损一半之多。

  谢斐大概知道曾曜为什么让她等,她下意识摸了下胸口的血蛇坠,心里有了底儿。

  曾曜这是趁她睡着时,已经联系了海盗团家人,而海盗团是他们最后的生机。

  只不过,他们这群人,注定要有一半天赋者折在这里。

  而现在与原著不同,他们这里大多不是异能者,能力也不如异能者军队。所以,最终折掉的人数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已经过去一分钟,谢斐眼见着身边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心都揪成一团。

  虫兽将军仿佛看出谢斐是这队伍的核心人物,一起朝她扑过来,趴在她机甲上,几欲要将她撕碎。

  谢斐憋着全身力量,好容易将这几只虫兽将军甩开,机甲之腿又被抓住。

  她没时间再去思考,直接斩断机甲腿,将其踢出去,用炮弹轰碎。失去机甲的腿的谢斐战斗力越来越弱,她拼了命的呼喊系统:

  “已经过去三分钟了,为什么海盗团的家人还不到?难道是现在与原著发展走向不同,导致曾曜的反派值不好用了?再这么下去会误了时机,我们真的就活不了了。系统,你最好开个腔,我任务失败,对你有什么好处?这种时候了,你还要装死?”

  【宿主,我在。作为您的系统,随着您越来越强,我的存在感就会越来越低。等到你彻底成长起来,完成任务,我就会彻底消失。所以不是我最近不愿意搭理你,而是因为你的强大,我被迫处于休眠状态。】

  谢斐表示明白:“赶紧想想办法,这次我是真没辙了。”

  【宿主,可以试试系统商城里的模拟血雨。这是虫兽最害怕的东西。但是模拟血雨很贵,可能一次就会消耗掉你商城里所有金币,只能给你们换取两分钟的逃生时间,您愿意使用吗?】

  谢斐:“??”

  看着系统商城里做任务好不容易攒出来的千万余额,心痛不已。

  那种感觉就相当于,好不容易成了千万富翁,却突然破产一朝回到解放前一样,可太难受了

  可是这里十几万的人命,如果这些金币可以拿来换取这些人生存下去,这钱也是花得值当的。

  系统:【您购买之后,我会赠送您一枚传送器,把您传送到停机坪的飞船上。您可以把模拟血雨倒入飞船的洒水系统,从而造成模拟雨的效果,大范围降雨喷洒,就能逼退虫潮。但血雨只能持续两分钟,也就是说,你们只有两分钟的时间撤退。】

  “够了。”

  两分钟时间足够大家撤退回到停机坪,而后驾驶飞船离开。

  飞船都是各个星球的精英战舰,上面的弹药很先进,防御装置也足够牢固,加上飞行速度比虫潮快,他们只要上了战舰就能很快撤离这片危险区域。

  谢斐几乎没有思考,立刻拿所有金币兑换了血雨,而后被传送到了一艘特大战舰上。

  文土星的首领和阿丑一转头就发现谢斐不在了,都吓得不轻。

  文土星首领是觉得,这可是华星的首领,主心骨之一,她要是没了,那这个队伍的军心不得涣散了吗?

  阿丑则是吓到身上的黑袍都掉了,四处张望,一拳打飞一个虫兽,冲着四周吼道:“斐妈!斐妈你去哪儿了,你还在吗?”

  文土星首领看见掉了黑袍的阿丑,整个人都呆住了:“丑首领……您是……您是觉醒的机器人!”

  阿丑愣他一眼:“要你管,快找我斐妈!”

  即便阿丑变回了机器人,可那既威严又憨厚的形象深深印在了文土星首领脑海中,因此他下意识听从它的命令,立刻下令去找谢斐。

  就在这时,天空出现轰隆隆的声音,他们同时感应到了谢斐的能量场在天上。

  随着谢斐驾驶战舰靠近战区,战舰开始喷洒血水一样的的东西。

  待那些血水喷洒而下,战场上的虫兽突然开始“嗷嗷”惨叫,朝着某个方向逃窜。

  战舰的血水降落在战区的每一处,虫兽惧怕这血雨,疯了似得逃窜。

  也就是这血雨降落的时间,给了所有人逃生机会,曾曜看了眼天空上的谢斐,一声令下:“所有人,去停机坪!”

  军队迅速撤离。

  与此同时,驻守在荒星之外观战的联邦军队,看到这一幕,立刻上报给费云。

  费云在帝都星看见直播中断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担心有意外发生,立刻赶来现场监督。

  苏秋是重生来的,目前的剧情,已经被她强行推进,与她前世的经历重合。虽然大致发展不一样,可她还是准确的预料了海盗船会来救曾曜。

  费云想办法让人阻拦了海盗船,可他没想到,荒星上还是降起了血雨。

  得到底下士兵的上报,他望着血雨降落的方向,下令:“给我把那艘战舰,打下来。”

  他们所在的位置离荒星并不远,利用激光导弹精准定位,打中谢斐的战舰轻而易举。

  当众人在撤离时,谢斐的战舰遭到攻击,战舰摇摇欲坠。

  谢斐让战舰自动航行,而她则跳出船舱,用巨大的机甲托住战舰,拉扯着系统不断失衡的战舰继续洒血雨,保持不坠落。

  谢斐的机甲由于过于用力,正在一点点撕裂、崩碎。

  而她的本体也逐渐暴露。

  一枚导弹精准地朝着她直击而来,曾曜检测到那枚导弹朝谢斐靠近时,已经来不及了,大喝一声:“斐斐!快松开战舰!”

  谢斐努力举着,看见大家刚撤上战舰,还未启航。

  如果她现在松手,只怕虫兽潮会直接攻击战舰,阻止这些战舰驶入宇宙。

  她紧咬嘴唇,甚至没想太多,直接闭上了眼。

  “轰隆”一声。

  导弹撞击到什么东西,在她前方炸开,宛如烟花一样灿烂耀眼。

  谢斐还未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一串声音传送至她的光脑。

  是阿丑的传讯。

  ——斐斐麻麻,谢谢你创造了阿丑。作为宇宙最帅的觉醒机器人,我真的很荣幸。您不能有事,如果您出了事,阿盾和曜爸都会难过伤心。阿丑不一样,阿丑只是一个觉醒的机器人。没了阿盾,你们还可以再创造更多的丑丑。

  ——斐斐麻麻,丑丑爱你,很爱很爱你。

  火光中,阿丑一双水汪汪的机器眼转了一下,而后“嘎吱”失灵,被炸成了碎片。

  谢斐心头一跳:“阿丑!”

  那种心疼感无与伦比,宛如失去了最爱的孩子。

  一瞬间,她想起阿丑刚出生时的蠢萌的模样,也想起阿丑觉醒后自信的模样。无论何种模样,在谢斐心里它都很可爱。

  血雨降落结束,谢斐几乎拼尽所有力量冲进空中炸开的火海,不顾火焰滚烫,抓出了阿丑的晶核。

  谢斐从空中降落,来不及悲伤,想撤退时又是数枚导弹落下,炸得她震耳欲聋。

  ……

  曾曜的战舰驶入高空,当他看见谢斐跳入火海,又被数枚导弹轰炸时,再也顾不上指挥,从战舰上跳入火海。

  谢斐被炸得能晶全废,整个身体被暴露,她被一股热量拍下悬崖,不断往下坠时,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彻底结束了。

  迷迷糊糊中,有人紧紧抱住了她。

  她睁不开眼,看不见是谁,只是闻到了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

  她张了张嘴,可喉咙滚辣辣地疼,压根发不出任何声音。

  ——是曜曜吗?

  她听不见那人说话,只是感觉到对方把嘴唇紧紧地压在了她耳垂下的脖颈处,仿佛在说什么。

  她听不见,只能感觉到灼热的呼吸,胸腔一瞬间被什么东西给紧紧地裹住,有什么温暖的东西突然就溢出来了。

  这悬崖深不见底,谢斐不知道坠了多久,再醒来时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

  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她的世界一片黑暗,一片安静,巨大的恐惧席卷上来,让她感觉到了一阵从所未有的慌乱。她害怕得要命,觉得死了都比这样强。

  然而就在她无比慌乱时,有人紧紧地抱住了她。

  温暖的怀抱瞬间与她感受到的温度形成反差,让她一颗心突然安定下来。

  曜曜怀里有一股苹果的清香,似乎这一年多以来,他身上始终保留着苹果的清香,也是这样熟悉的香味,让她此刻无比安宁。

  他们现在被困在山崖谷底的山洞内,由于深渊过深,连虫兽潮都下不来。

  而下面的温度极低,还有非常严重的毒瘴,空气稀薄。

  如果不是曾曜用异能改造了周围的环境,只怕他们已经死在这里。

  异能坚持不了多久,他必须赶紧带谢斐出去,谢斐现在的情况很不友好,如果没有及时得到救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身上除了一些食物喝水,什么物资都没了,没有伤药与营养液,不能在这里耗太久。

  曾曜感觉到谢斐的虚弱和心理上的脆弱,抱她抱得更紧。

  他从未见过谢斐如此脆弱,是一种只剩一丝精神力的脆弱。

  他无比心疼,也感到十分无力,只能紧紧抱住她。

  ……

  不知过了多久,虚弱的谢斐感觉到有湿润的液体落在她脸上,一滴又一滴。

  谢斐张了张嘴。

  ——曜曜,下雨了吗?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