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1997 > 投稿(最好的礼物。...)


  过了一会儿,大舅妈和大姐从地里回来,林妍立刻过去问好。
  大舅妈个头不高,一头自来卷发,见面三分笑,看着十分和气。大姐24岁,皮肤白皙模样清秀,身材微胖,正谈婚论嫁的年纪。
  看到林妍,大姐很高兴地打招呼,大舅妈也很和气,问林妍家里都好,特意问问林媛考试如何。
  林妍都一一答了,乖巧又有礼貌,只是不像从前那样腻歪。

  大舅妈见林妍没像以往那样亲热地说话还有点惊讶呢。

  林妍小时候一直想跟着哥哥姐姐叫她娘,她怕人家亲爹娘有意见就给纠正了,小丫头还难过得很。林妍以前对她格外亲近的,就跟女儿对母亲一样撒娇。大舅妈知道是因为林母不待见她,而她在这里长大自然和这里人格外亲,有时候大舅妈觉得烦,大多数时候又觉得这孩子可怜。

  林妍压水给她们洗脸洗脚,这时候姥爷和二哥也回来了,大舅临时被人请去帮个忙,晌午不回家吃饭。

  姥爷比较内敛,见了林妍没那么亲热,招呼一声“来了”就管自做事情,二哥却比谁都高兴。

  二哥22岁,又高又白又帅,手巧勤快,跟着侍弄庄稼和牲口是把好手。

  他比林妍大五岁,小时候调皮捣蛋,没少带着林妍跑出去野。林妍约莫记得五六岁那年冬天,他和玩伴儿带着她去南河下面野地里放鞭炮,结果干枯的茅草见火就呼呼烧起来,他们几个男孩子吓得拔腿就跑,她人小腿短跑不动,眼瞅着就被火烧到了,二哥跑回来扛着她就跑,两人一起摔在冰面上逃过一劫。

  虽然是在河边没引起火灾,却把她吓得晚上说胡话,大舅把二哥狠揍了一顿,姥娘和大舅妈则带着大姐给她叫魂。
  有没有用她不知道,反正就记得他们关心她,让她觉得生病也挺好。

  想起那些往事,再看看二哥开怀的笑容,林妍就觉得特别亲切,只是想起二哥后来的不幸,她心里又是一紧。

  饭做好了,两家人各自摆桌吃了饭。

  饭后二哥还想带林妍去粘知了玩儿,这是小时候的游戏,林妍的最爱,一晌午能跟二哥粘一大串。
  姥娘:“好不容易来这里歇歇,咱不去,二宝你也少去,快歇晌觉去,老大不小的还跟孩子一样瞎闹腾。”

  林妍也真的累了,毕竟背着包走了一段路,又搂着姥娘哭了一场,情绪波动很费力气的。
  她就爬姥娘炕上去睡晌觉。

  姥爷嫌屋里热,拿了草垫子去门楼那里吹过堂风睡。

  林妍和姥娘躺炕上,看着小时候熟悉的场景,是那个四方的大窗户,是那些她熟悉的年画以及泛黄挂灰的旧报纸,上面还有她画的美人图。
  她小时候的兴趣爱好就是画画,高中分文理科的时候还分了一个美术班,她想去来着,但都是学习一般的学生才去,而且学费很贵,老师和家长都不会同意她去的,所以她也就没提。

  她鼻端是姥娘洗衣服的肥皂味儿,姥娘身上熟悉而遥远的味道,还有那缝补过很多次的蚊帐,这一切是那么熟悉又亲切,仿佛从遥远的记忆深处复活了,让她又安心又温暖。
  姥娘还像她小时候那样,用粗糙的手摩挲她的肩膀,然后一下下地给她摇着蒲扇,时不时地嗓子眼里还发出低低的哄睡声。

  林妍很快就睡着了。

  姥娘看她睡熟了就踮着小脚下炕,去跟姥爷等人悄悄把林妍救小韩的事儿说了,让姥爷用打纸钱的模子打黄纸。
  她跟姥爷悄悄说:“妍妍救了小韩,那司机死了,妍妍指定吓得不轻。这孩子打小就容易惊吓,回家以后也没人给她叫,指不定心里怕呢。你去路上找个僻静处,给那个司机烧一刀纸,让他可别来吓唬妍妍和小韩。”

  姥爷拿了黄表纸和火柴就出去了。
  姥娘则拿了几张在炕头烧了,求土地爷爷炕奶奶保佑孩子不受惊吓。

  烧完黄纸,姥娘又泼了点水,然后把纸灰扫了。

  林妍这一觉睡得深沉又踏实,就连外面狗叫鸡鸣、牲口叫、大家吆喝着下地的声音都没听见,前世她可是失眠很严重,一晚上睡不了几个小时的那种,就昨夜她刚重生回来,因为满腹心事都没睡这么踏实。

  等她醒来,大家都下地去了,家里静悄悄的就她和姥娘两人。

  姥娘拿了红纸在剪纸。
  姥娘手巧,掐辫子、剪纸都很会,谁家结婚贴喜字窗花或者过年都找她剪。除了喜字窗花等,姥娘还会剪各种图样,西游记、狮子滚绣球、水浒人物等,她能剪出故事来。

  林妍看得入迷,姥娘小剪刀灵活地钻来钻去,很快就剪出一个人物,瞧着……像门神?
  她从小就喜欢看姥娘剪纸,初中的时候写过一篇作文,语文老师投给作文选刊、市报民俗栏目,被录用了以后得了十块钱稿费呢。

  姥娘:“学啊,我教你。”
  林妍笑起来:“太难了!还是画画写作文容易呢。”
  不只是她,家里人谁也没学到姥娘的手艺,都没那个耐心,试想那么一张红纸叠一叠就剪出一群小人儿,得多精细啊,给他们一剪子下去,脑袋都掉了,别提抠眼睛还是嘴巴了。

  姥娘把剪好的钟馗、秦琼打开抹平,一沓子有四个,弄了一点浆糊,然后成对贴在门窗上,嘴里还念念有词。

  林妍从小见多了也习以为常。
  她洗把脸就跟姥娘说去拜访韩奶奶,她想去寻摸几本杂志,哪怕有一个投稿方式就可以搞起来。

  姥娘叮嘱她,“你姨姥肯定留你吃晚饭,你就说心领了。咱不留下吃饭,不给添麻烦。他们家三房和你姨姥住一起,现在小韩回来,且有不高兴的呢。”
  林妍乖巧地答应了。

  结果她一出门,就见韩慕阳在不远处驴拉磨一样骑着自行车一圈圈地转圈。
  看到她出来,他两眼一亮,感觉被解救了一样,“林妍,我奶正让我请你去玩儿呢。”
  林妍忍不住笑道:“你就这么请?等着我自投罗网?”
  韩慕阳也笑起来,这不是有点不好意思么,他也怕乡下的大娘奶奶们,见了他问东问西不算,还想摸摸他捏捏他,让他避之不及。

  林妍明白他的难处,初中生都是这样的,怕见人,尤其怕见熟人,就怕人家问东问西,见到熟人都尽可能躲着走,以前她也这样的。

  从林妍姥娘家去韩家走路六七分钟就到,路上她就说起填埋大井的事儿,忽悠韩慕阳:“你聪明还见多识广,肯定听说过建设新农村的事儿,知道怎么劝大队干部安全为重。”
  韩慕阳:“…………”虽然知道她忽悠自己,可他居然并不反感。
  “上午我跟奶说过的,她也说很危险,还让大伯跟村长和书记说说。”
  韩慕阳上午回家以后想想那个大井的确危险,他看林妍当时小脸都白了,想必是真的害怕,那还是想办法填了好。

  林妍之所以让韩慕阳说,自然是因为韩爸的地位。村里的大队干部,都或多或少找韩爸帮过忙。虽然韩爸不会管这事儿,可如果韩慕阳害怕,他大伯和奶奶再说说,其他村民再附和一下,大队干部还是要认真考虑的。

  韩奶奶一见林妍就很高兴,也踩着一双小脚热情地欢迎林妍,拿瓜子糖果点心等给她吃。

  韩家比林家和高家都富裕,屋子自然更高大宽敞,院子里是水泥地面,屋里居然还铺着瓷砖,炕上是干净的地板革而不是大家都用的篾席,屋里地下的家具也不是以前的旧家具,而是买的流行的组合柜,淡黄色,外面一层贴皮胶合板。这时候看着干净敞亮,其实都不是好东西,虽然漂亮却轻薄不耐用,城里已经淘汰了。

  林妍和姨姥也是熟人,只因为救了韩慕阳,韩奶奶对她就更加亲切,恨不得摆酒请她坐大席那么隆重了。韩慕阳可是她最喜欢的孙子,当年她为了带孙子特意去首都住了好几年呢,等韩慕阳妈妈去世了,她寒暑假必去陪孙子。

  她把各种吃的往林妍口袋里塞,还让韩慕阳拿口袋给林妍装。
  林妍忙劝住她,来日方长,不急在一时。
  韩奶奶果然又说吃饭的事儿,林妍也忙婉拒了。

  为了让韩奶奶心里舒服些,免得一腔热情没回报给救命恩人心不安,她笑道:“姨姥,我以后读高中要常来我姥娘家,一个人骑车走路不安全,就麻烦韩慕阳跟我一起啦。”

  韩慕阳:“…………”天天和小姑娘一起,我还要不要脸了?男生们会嚼舌头的,男人碎嘴起来,更要命。不管城里乡下,他们小学时候男生大部分都不和女生玩。反正韩慕阳一直不喜欢和女生玩儿,林妍已经是破例,现在还天天一起上下学?

  他感觉那些老同学已经开始背后指指点点说他坏话了。
  韩奶奶自然满口答应,还叮嘱孙子在学校里也要多帮衬林妍,绝对不能让她受委屈。
  韩慕阳除了答应还能怎么的?自己的救命恩人,只能自己陪着了。

  林妍趁机又跟韩奶奶说那口大井的事儿,她和韩慕阳上午过来的时候,差点掉下去呢。
  韩奶奶唬了一跳,“哎哟,那可危险。我得赶紧去找老大和书记他们说说。”
  这要是掉下去,孙子和救命恩人都危险呢。

  她让韩慕阳陪着林妍吹风扇吃西瓜,自己去找书记和村长了。
  看奶奶风风火火的架势,韩慕阳有点无奈,不是已经跟大伯说过了,大伯会去安排么,怎么又要自己去?
  让他自己在家里陪着林妍,多尴尬啊。

  为了避免尴尬,他就把自己能找的书全搬出来给林妍看。晌午他特意去大伯家和三叔屋里搜刮过,把当初城里带回来的一些杂志、报刊的都归拢在一起等着给林妍呢。
  林妍翻了翻,除了省报、市报,还有一些文汇报、京报,另外还有两本故事会、武侠世界,一套天龙八部,还有一本两性情感,封面上一对男女抱在一起,四唇相对,暧昧火辣。
  韩慕阳一眼看见,白净的脸登时通红,赶紧一把抢过去扣在一边,“这本不好看。”
  林妍只看到情感俩字,觉得肯定可以写言情类小说,就绕过去要拿起来看看。
  韩慕阳:“真不好看。”

  林妍:“不好看你脸红什么?”
  韩慕阳:“有点热,你去吹风扇,吃西瓜。”
  林妍笑了笑,也不逼迫他交出杂志,就哗啦翻那几本,她只溜一眼故事类型做到心中有数然后直奔投稿地址页面,结果后面的几页居然都被撕掉了。
  这时候有些不识字的人喜欢撕书或者本子给孩子擦屁股,这几页怕也是那个下场。

  韩慕阳看她表情有些失望,怕她要那本“黄书”,就给她推荐天龙八部,“很好看的,你可以看这个。”
  林妍:这种书也不带投稿地址啊,而且前世她早看多少遍了。
  她把视线瞄准了那本没被撕页的两性情感,手里拿着报纸随便翻翻,把投稿地址顺手记下来。

  韩慕阳问她要不要吃巧克力,他带来的,就是天太热有点变形了。

  林妍点点头。

  韩慕阳犹豫了一下,“唰啦”就把那张让他尴尬的封面给撕下去,反正里面的文章还好并没有太出格。
  林妍:“……”啥样的我没见过啊,这就把你吓着了?

  她把那本两性情感给摸到手,翻了翻,里面的确是一些两性情感类的文章,风格多样,有猎奇的、狗血的、写实开头意淫结局的,但是不管什么风格有一个特点却非常突出,那就是以满足男性意淫为主。里面女性视角为主的文章,基本都是漂亮能干的女人开始怎么嫌弃老实无能的男人,后来历经坎坷最终回到男人身边的故事,着重写女人如何后悔、怀念老实男人怎么怎么好。而男人视角的基本就是能干的男人乱花渐欲迷人眼,最后浪子回头守着贤惠温柔美丽的发妻,或者就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等等。

  林妍看得就很想写几篇反套路文章投过去。
  这种文章都不长,也比较好写,她脑子里已经有了好几篇雏形,只需要时间把草稿写出来再修改润色一下就能投过去。

  她急着回家写稿子,就跟韩慕阳借几张信纸。
  韩慕阳直接给了她一个厚本子,“随便写。”
  林妍接过来,看上面写了半页什么,刚要凝目去看,却被韩慕阳“嘶啦”一声又扯下去了。

  他揉搓成团塞进运动裤兜里,“没、没什么好看的,我瞎划拉呢。”他跟韩爸吵架,觉得在电话里没吵赢吃亏了,就写信继续吵,幸亏林妍没看清,否则可真够丢人的。
  林妍瞥了一眼下面的信纸,这人力气大,写字龙飞凤舞、力透纸背,别说撕掉了一张,就下面两三张都有很清晰的笔迹。
  就,嘿嘿。

  韩慕阳直觉林妍笑得有点狡黠,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就没去送她,反正就几分钟的路。
  林妍一口气回到姥娘家,先拿了铅笔出来,唰唰涂抹一下就把那半张内容给复原了,看着韩慕阳这时候中二又张扬的文字,她笑得肚子疼。
  她把这半张纸叠起来夹在自己数学课本里,以后可以用来要挟韩慕阳补课。

  姥娘去给大舅妈家做饭,林妍则趴在电灯下开始写自己的第一篇稿子——我家的小脚老太太。

  前世她写的姥姥,感情真挚文笔却显稚嫩,因为对父母不满,字里行间带着一种愤懑和顾影自怜的气质,与其说写姥姥不如说写自己的情绪,现在想起来还是挺中二的,算是黑历史。

  现在再写姥姥,就专注写她和姥姥的感情,姥姥的善良、坚强与温暖。

  她计划给姥姥写一个系列,以小见大,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写她作为一个普通百姓从出生开始就跟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最后成为一个世纪的见证。

  这是她要送给姥姥的礼物。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