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792章,对米见的杀手锏,大结局破局之一
同裘雅吃过中饭,张宣参加了公司的高层会议。
会上张宣听取了各部门负责人的总结报告,也根据实际需要做了一些部署。不过会议后半段他基本没怎么发言,一直在观察裘雅的手段。
这娘们真不是吃醋的,三言两语就把那个大嘴巴女同事说得无地自容,说哭了。
后面还是张宣唱红脸,收买人心,配合着把这场戏演完。
看到这女下属事后对自己感恩戴德的样子,老男人心里有一种荒唐地想法,真的让其爬办公桌底,会不会爬?
不过好在他没这癖好,打量对方一番,张宣坐在老板椅子上说:“我和李经理当初高薪挖你过来时,就是因为非常看好你,你回去以后好好工作,别让我失望。”
女下属惭愧地低个头:“对不起,张总,上次我喝多了。”
张宣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其实这女下属也是酒后被竞争对手利用了,只是讲了看到裘雅给自己按摩的事,并没有说其它,但是流言总归是流言,传出来就变味了,变成了裘雅跪地板上了。
不过人犯错,总得承受代价,只是裘雅施展了手段,张宣就不会再提及,而是说:“你去忙吧,希望5年10年后能看到你直接向我汇报工作。”
女下属感激地点点头,一件白衬衫,低头低的事业线都完全露在了外面。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罪过,罪过啊!
张宣连忙收回视线,查看起了手中文件。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女下属本能地瞟一眼桌底下,脸红红地退了出去。
尼玛!这要是传出去,又是另一个版本地流言了,到时候人家老公会不会来公司闹?
摇摇头,把杂念去掉,他出门找阳永健。
来公司这久了没看到羊角辫姑娘有点不对味,一打听,才知道其今天请假。
想了想,张宣亲自跑一趟阳永健家里,运气还不错,在家。
“你怎么来了?”一见面,阳永健就说了这5个字。
“来看看你,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张宣鞋也不换,就走了进去。
“你应该不是担心我吧,你是觉得今天我没给你创造剩余价值来抓工的?”阳永健开启了熟悉地怼人模式。
张宣大喇喇找个位置坐下:“你要是这么想也可以。”
这时厨房走出来一个人,系个围裙的孙俊特别高兴地跑过来打招呼:“哈!张宣你怎么来了?”
得,不愧是夫妻俩,说话都一模一样。
张宣抬头:“你怎么在这?”
不,不是抬头,面对孙俊,坐着都有那么高...176的个子此刻太他妈的骄傲了。
“今天我有空就过来给永健做做饭,我们好久没见面了,等会咱们好好喝一杯。”孙俊说。
张宣视线在两人身上徘回几趟,起身道:“算了,我刚吃了中饭过来的,等会还有事,我先走了,回头请你们吃饭。”
阳永健跟出来单独问:“你下午有什么事?不会是刚送走了双伶,回头就去找文慧了吧?”
张宣侧头:“我说阳永健,你是不是把人心想得太坏了,我好心好意为你们俩留点私人空间,你就这么看我?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
阳永健不信:“是吗,我跟你去中大,我倒想看看你会不会见文慧。”
张宣无语:“你不做事了?你想我扣你工资?”
阳永健拿眼瞪他:“你开除我都为所谓。”
张宣嘴角抽抽:“但凡你漂亮一点,我今晚都带你回中大了,走了,别冷落了人家孙俊。”
阳永健叫住他:“真不一起吃饭?”
感觉不对劲,感觉怪里怪气的,张宣品出味来了,停住脚步,瞄一眼门口方向,低声问:“怎么了?”
阳永健往前走十多步才说:“他中午向我表白,我拒绝了。”
张宣眼睛眨眨:“你们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拒绝?”
阳永健说:“我知道,我知道不能拒绝,可我当时就是拒绝了。”
张宣探讨问:“脑子一热?”
阳永健摇摇头,“应该是本能。”
接着补充一句:“张宣我也不瞒你,孙俊他是个好人,将来肯定是个好丈夫,可让我就这样跟了他,我心有不甘。”
前生你也是这样跟我说的,一连说了好几年,后来不还是嫁给了他?张宣心里默默吐槽。
随即暗暗担心,今生不会因为自己让阳永健提前见识到了世间风景,提前站到了高处,从而拔高了眼光,从而彻底看不上孙俊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他就造孽大了。
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前生孙俊对自己真心不错的,经常去他家里蹭饭,经常单独跟阳永健外出看货、接待客户、发货,人家可没说过一句阴阳怪气的话,到老了都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来着。
这也是他嘴皮子虽然花花,却眼睛从不在阳永健身上乱瞟的原因之一,人心都是肉长的,别人尊重自己,自己当然得尊重人家。
不过他也知道阳永健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姑娘,她认定的事情不要去劝,她跟自己说这话,更多的是找个要好的人倾诉倾诉。
言情
说句不客气的,由于打穿开裆裤起就认识,自己跟这位姑娘的关系,连双伶都比不上,不然阳永健同志不会帮自己隐瞒米见和莉莉丝的事情了。
张宣斟酌着问:“那你有什么想法?”
阳永健再度摇头:“看到孙俊,我现在脑子乱得很。他为了我连铁饭碗都放弃了,我要是对他不管不顾就显得太残忍了;可要我这样跟了他,我内心又害怕,甚至生出一种这些年读书白读了的错觉。”
张宣揉揉眉心,现在阳永健工资高,年纪轻轻就在羊城买了房;而孙俊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身高没阳永健高,学历比不上,连开打字复印店的钱大部分都是阳永健垫付的。
这真他娘的有点难办。
张宣试探问:“是不是有其他男生在追求你?”
阳永健沉默,许久点点头。
张宣追问,“条件很好?”
阳永健说:“还可以。”
张宣心一沉:“动心了?”
阳永健伸手把着栏杆,忽然露出了土味笑容:“孙俊是不是给了你一大笔钱,把你收买了?”
张宣翻翻白眼,伸手在空中画个半圈:“在这羊城,有几个敢说比我有钱的?”
阳永健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应该了解我才对,我不像你,我才不会这边吊着孙俊,那边却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这事我可做不出。
我只是单纯的短时间内接受不了罢了。他、他实在是太矮了,但凡他有个168,我都会毫不犹豫嫁给他。”
说完,不等张宣搭话,她又很是担心地提了一句:“我怕找个太矮的影响后代基因。”
张宣:“.......”
这话倒是大实话。
孙俊164的身高在城里确实太矮了,比阳永健还矮一公分。
可转过来想,164在湘南农村真的不矮了,甚至在上村160的个都是中等。
毕竟160以下的男人也不少见。
不过这话他不好去安慰,后代基因确确实实是大事,值得慎重考虑。
两人聊了20来分钟,直到后面听不到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声音才散。
见他要走,阳永健问:“真不一起吃?”
张宣摆摆手:“我有点事,先走了,下次带双伶来看你。”
阳永健笑笑:“你带谁都可以,只要不是一夜情的女人就行,那样我可没那么多心思替你接待。”
张宣撇撇嘴,走了。
他没有直接中大,而是去了裘雅办公室。
裘雅起身,给他倒了一杯茶。
张宣把茶放一边,直接说明了来意:“帮我办个事。”
裘雅站好:“什么事?”
张宣问:“宏宇打字复印店你知道吧?”
裘雅想了想:“阳永健男朋、男同学开的那家?”
张宣点头:“对,就是这家门店,以后公司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尽量去那里打字复印吧,当然前提是不影响你们的工作。”
裘雅脑袋转了转,明白了他的意思:“需要瞒着阳永健?”
张宣叹口气:“虽然瞒不了多久,但能瞒多久算多久吧。”
裘雅出主意:“这活适合银泰外贸那边干,他们平日里用到的资料多,随便从指缝里漏一点就能喂饱宏宇打字复印店了。”
张宣看着她,“我想到了,但我不想动了。”
裘雅无言以对,稍后用特别灿烂地笑容说:“你是我老板,替你分忧是我的分内之事。”
等到就是这话,张宣拍拍屁股转身走人。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该回去了。
张宣和刘雅菲从商城搬了一些杂货到车上,随即开车往中大驶去。
路上,他接到了赵蕾的电话。
张宣问:“情况怎么样?”
赵蕾说:“大平层和公寓都达到了你的要求,奥迪也是新的。”
张宣放心了,随即说:“那你自己坐飞机回来吧。”
赵蕾说起了一件事:“一个小时前我在楼道口碰到了刘怡,她似乎刚从医院动完手术回来。”
张宣担心问:“手术?严重吗?”
赵蕾说:“我现在在医院,花钱了问了她的主治医生,好像是腹部有一个良性瘤子,在医院一共住了7天,3天前做了切除手术,问题不大。”
接着她说:“刘怡和米沛好像没有通知米见,也没有告诉其他亲戚。”
张宣问:“阿姨看到你了没?”
赵蕾说:“我们是在楼道撞见的,我下楼,她和米沛上楼。”
张宣拍拍额头,对开车的刘雅菲说:“调头去机场。”
随后对赵蕾说:“来黄花机场接我们。”
随后不等赵蕾回话就挂断了电话,把电话打给文慧小姨,周懿。
电话一声就通,对方很明显存了他的手机号码,“张宣吗?”
“诶,小姨中午好,我临时有点事要去趟长市,麻烦你了。”张宣一般都是跟着文慧称呼周懿。
“好,你要几张机票。”
“2张。”
周懿查一下去长市的航班,说:“下午3点有飞机,你们能不能赶到?”
张宣说:“能。”
“行,那等会机场见。”
“谢谢小姨。”
“不用客气。”周懿说话的语气非常亲切。
放下听筒,周懿又打了一个电话,问:“下午3点去长市的航班还有位置吗?”
对方回答:“已经满了。”
周懿要求:“老刘,我有个重要的朋友有事去长市,你帮我匀两张机票出来。”
老刘顺嘴问:“是谁?今天这航班的头头脑脑可不少。”
周懿和老刘是老朋友了,关系一直挺好,对方既然这样说,那肯定是事实,当即没隐瞒:“张宣。”
老刘压低声音:“那位大作家?”
周懿说对,“你帮想个办法,要2张机票。”
老刘拍拍胸膛:“这面子得给你,等会我把机票给你送过来。”
15分钟后,老刘准时出现在周懿办公室,把两张机票送上就开始打听:“听说你那钢琴家外甥女和张宣是要好的朋友?”
这事虽然一直没对外宣传,但瞒不过有心人,周懿说是。
老刘发挥了中年油腻男人的八卦精神问:“你那外甥女我见过几次,真真是好比天仙配里面的仙女下凡,他和那大作家有没有才子配佳人,互相吸引?”
听到这话,周懿想起了亲姐跟自己隐隐透露过的担忧,想起了慧慧要去复旦读研。
思绪这般,周懿下意识把到嘴边的那句“老刘你别瞎说,那张宣有女朋友”的话咽了回去。
而是改口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那外甥女也是个极有主见的,我很少过问她的私事。”
老刘眼睛发亮:“有戏?”
周懿哂笑,接过机票打趣道:“老刘你肚子越来越大了,肯定吃撑了。”
老刘右手一拍大肚子,哈哈大笑:“对,我就是吃饱了撑的。”
一个小时后,张宣和周懿在机场大厅见面了。
周懿把机票递给张宣:“时间快来不及了,你们赶紧进去。”
“好,谢谢小姨。”张宣再次感谢。
周懿跟着他走向检票口,看着他的身影忽然鬼使神差多问了一句:“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张宣愣了下,不知道对方问这话的意思,但还是说:“应该明天会回来。”
其实周懿问完这话就后悔了,感觉她自己被老刘给带偏了,当下只得硬着头皮解释:
“我和慧慧打电话,得知你和双伶走了,那青竹姑娘明天也要跟她男朋友去旅游。
慧慧一个人在中大,我本来打算明天去接她的,可手里有事实在走不开,你明天要是回去的话,我就暂时不去中大了。”
原来是担心文慧安全,张宣宽慰道:“你放心吧,放短假学校的老师还是比较多的,不会出事。”
周懿点点头,心想明天上午张宣要是没回来就把慧慧接家里来。
没想到下一秒张宣对刘雅菲说:“你别去长市了,你回中大吧。”
刘雅菲本想拒绝,他身边没人有些放心不下,可考虑到就一趟80分钟的飞机,赵蕾也在那边的黄花机场等候,应该问题不大。
当然最关键的是,在刘雅菲看来,自己老板对文慧的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份差事份量不小,
于是同意了。
看到张宣这么安排,周懿情不自禁打量他一番,脑海里再次响起了姐姐那些忧虑的话语。
长市,岳麓区。
老男人双手提着各种名贵药材、礼品上楼,心里感慨万分,兜兜转转还是来了米见家。
早知道这样,上午干脆就不走了。
三楼,伸手敲门。
“冬冬冬...”
“哪位?”刚进厨房打算淘米煮饭的米沛还来不及打米,就又从厨房跑了出来。
“叔叔,是我,张宣。”张宣在门外喊。
沙发上的刘怡同米沛对视一眼,瞬间想起了之前碰到赵蕾的事情,一下子明白了前因后果。
“来就来了,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开门,米沛连忙伸手接东西。
“我本来在羊城,听赵姐说阿姨从医院回来,就连忙过来了,来得匆忙也不知道带什么好,就在路边随手买了点。”张宣如是说。
随手买了点?
你见过随手买的东西有野人参?
你见过随手买的东西都是价值几千、上万的?
听到这话,一向表情比较严谨的米沛脸上笑出了一朵花。
不是米沛在乎这些礼品,而是在乎张宣这番心意,像他这种大忙人,几个小时前还在羊城,现在却马不停蹄跑到长市来了。
这表明什么?
表明见宝在他心里的地位。作为父亲,既然无法改变女儿的想法,无法替女儿的爱情做抉择,那自然是希望女儿受到张宣的重视。
而现在张宣没有让他失望,米沛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阿姨,身体好些了没?”换鞋进门,张宣走过去一脸关心地问。
“张宣来了,我这没大碍,再过一个星期就基本痊愈了,不用担心。”
同丈夫一样,今天的刘怡看张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顺眼,言语中比过往少了几分客气,脸上多了一丝随和的笑意。
三人在客厅里聊了一阵,米沛对张宣说:“奔波了一路,你应该饿了吧,我马上去做饭。”
张宣没客套,如实道:“确实饿了,叔叔我来帮你。”
要是搁以往,米沛肯定会拒绝,但今天只是和蔼地说:“成,见宝经常在我们面前夸你的厨艺很好,那今天就让我和你姨见识一下。”
“好勒,您瞧好。”张宣乐呵一声,跟着进了厨房。
做菜不是吹的,身边的人目前还就文慧、邹青竹、老邓和钱世立比他厉害。
至于其他人嘛,有一个算一个,都比不过他。
当然了,这个“身边人”得把沪市文家那一大家子给剔除掉,不然自己就显得太他妈没份量了。
刘怡身体不好,不能吃辣,张宣主动没做辣椒菜,这让原本计划做两个辣椒菜的米沛对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望着张宣专注炒菜的样子,米沛忍不住暗暗叹口气,要是没有杜双伶夹在中间,他对女儿的选择是十分支持的。
一阵忙活下来做了四个菜。
有猪肚薏米、天麻炖鸡、粉蒸肉,还有一个蛤蜊汤。
菜端上桌,三个人围着坐好。
看到卖相极佳的四个菜,刘怡目光来回移动,最后先对蛤蜊汤下手,盛了小半碗,喝一口汤,品了品随后笑说:
“味道很鲜,见宝果然没说错,手艺确实比我们好很多。”
难得刘怡对自己说夸赞的话,张宣此刻化成了小女婿,心里很是受用:“阿姨过誉了,自从几年前第一次品尝了阿姨的手艺后,我就在心里想,这味道够我吃一辈子。”
闻言,刘怡和米沛对视一眼,自然听出了其中的隐藏意思,这是张宣委婉对两人表态:我对米见是一见钟情,想要呵护一辈子。
碍于短时间内无法改变的现状,刘怡假装没听懂,快子伸向了猪肚,吃一快,接着又吃一快,一连吃了三块后她对米沛说:
“你尝尝,同样的食材,张宣就是比你做得好吃。”
“是吗?”想到张宣的年纪,米沛有点不信,于是也伸快子试了试。
结果只咬一口,米沛心服口服。
刘怡问:“怎么样?”
米沛点点头,问张宣:“平时在家里经常做饭吗?”
老男人张口就来:“对,由于家里农活比较多,爸妈经常在地里很晚才回来,像我们农村孩子基本8岁就开始做饭。”
他这说的是大实话,这年头很多农村孩子8、9岁就开始踩着矮凳子做饭了。虽然他没经历过,但不妨他说得有鼻子有眼啊。
有做菜的话题打底,三人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这顿饭吃得很是热闹。
中间刘怡关心问:“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张宣说:“忙着写“人世间”。”
接下来他把人世间精修的事情详细讲了讲。
听完,刘怡有些愧疚:“阿姨耽误你了。”
张宣连忙摆摆手,“没有的事,人世间是110万字的长篇,时间跨度很大。中间免不了要分心做其它事情的,阿姨身体没问题才是最紧要的。”
看这漂亮话说的,直接说到两口子心坎里去了。
唠嗑着唠嗑着,米沛提到了最近报纸上最火热的新闻:“你的“冰与火之歌”又获得了雨果奖?”
张宣说是,然后盛情发出邀请:“8月份雨果奖颁奖,时间正好是暑假,那时候叔叔阿姨应该有空,到时候可以陪我和米见一起去美国走走。”
刘怡看向米沛,米沛恰巧也看向了刘怡。
过了几秒,刘怡问张宣:“你跟见宝说了这事?”
张宣先斩后奏:“得知获奖的当天就说了,米见也同意了。”
刘怡观察他表情,有些不信。
她非常清楚女儿是什么性子。因为骑虎难下的原因,好几次她都隐晦提示见宝争一争,可见宝从来没有做正面回应。
如今....?
女儿答应张宣去美国领奖,难道是开窍了?
难道是毕业了开始考虑婚姻大事了?
心里这般猜测,刘怡内心既有澹澹的喜悦,同时也有化不开的忧愁。
喜悦是:高兴女儿终于想通了。
忧愁是:眼前张宣打得什么主意,明眼人都看得明白。
随着这一套话落地,餐桌上的氛围骤然有些凝固。
刘怡和米沛都在纠结,面对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不知道该答应去美国好?还是采用“拖”字诀?
不过,刘怡打心底里还是有些不相信女儿真的想通了的?
两世为人,老男人活得很通透,稍微一分析就揣摩出了刘怡和米沛的心思。
没得法,要破局还得找米见,这样想着,他左手很自然地伸进裤兜里,开始打开短信界面,开始盲打。
短信内容:我现在在你家,刚和叔叔阿姨说了8月份去美国领奖的事情,我跟他们说你同意了,我邀请他们也去,救命!
短信编辑完毕,熟门熟路摸到发送键,摁下。
他相信,以米见的聪慧,只要看到短信就会明白自己的所思所想。现在这个局面,已经轮不到她不就范了,只能乖乖配合自己。
这是老男人的阳谋。
担心短信铃声太过短暂,怕米见听不到,短信发送完毕后,他开始调成静音,然后在裤兜里拨打电话。
北大。
听到手机铃声,刚洗完澡的陆诗雨凑过去瞧一眼桌面上正在充电的手机,当看到备注是“那个人”时,她急忙跑到隔壁宿舍喊:
“米见,你男朋友来电话了。”
和同学嗑瓜子聊天的米见听闻,在众人的羡慕眼神下起身回了自己寝室。
ps:求订阅!求月票!
(已更11000字。)
还没吃饭,回来再改,担待下…
?t=2022092309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