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我们这代人 > 第一百三十章 完美?
杜琴心中烦乱,跑去和郝美玉商量对策。郝美玉劝说杜琴忍一忍,忍一时海阔天空。杜琴委屈万分,自己辛辛苦苦为儿子,如今儿子成家、生娃,以为能随心所欲生活,却发现儿子家的生活,自己是插手不了,有什么随心所欲可言。
杜琴:“我为谁带孩子,还不是为了他们!我难道为我自己吗?我真想不通这些年轻人,让他们生个孩子,搞得跟什么似的。哦,跟杀了他们一样。简直是……我简直是无法理解……”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年轻人嘛,喜欢追求什么自己的生活。我之前不是帮一个葛微介绍对象吗?我看着那小伙子是真好,将来肯定是人中龙凤。但,葛微就没看上人家,跟什么一个老板在一起。那老板乱七八糟的。你说说,这都什么事啊!”
杜琴想起那事,还跟杜秋有关系。这些年轻人啊,真是不脚踏实地。
“比起来,杨柳已经很好。起码工作体面。各方面条件也不错,至于不生孩子嘛,你就想开点,各家都有难处。你们家有两个孙女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怎么能满意呢?两个孙女是没错,这还缺个孙子呢。她幻想自己还能有个小孙子承欢膝下。
“孩子真是不如意。给钱了,给帮助了。到头来,我的想法就是奢望。可笑,可笑啊。”
“那你和我说说,你还能怎么办?孩子自己不愿意,你办法也试了试,还能怎么办?”
“没办法啊,真没办法。逼也逼过,好话也说过。我感觉我跟这跟儿媳,八字不合。两人将来没办法啊。她一点不顺我的心,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所以说,顺其自然,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可以旁敲侧击,潜移默化,但是不能说她,年轻人啊,不好说,稍微说一下就炸毛。跟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啊,没法比的啊。”
“可不是嘛。年轻人,跟我们没法比啊。我们那时候,傻傻的,整天就知道工作带娃,也不知道什么累不累的,他们现在什么都没做,就这样累,那样累,我真不知道说什么。”
“消消气消消气。回去之后,好好跟你儿媳相处。万事想开。”
想开,她是想不开的。一回家看见杨柳,心情糟糕。没个好脸色。自己忙死忙活的,结果儿子儿媳都不当自己是回事,那她这么做,有什么意思?
于是杜琴就把下周幼儿园运动会的事情交给杨柳。
总不能什么事都由自己代劳,什么小孩的乱七八糟都由自己来,没那心情啊。
杨柳这阵子状态不好,本来就浑浑噩噩的,律师事情又忙,再加上这个什么运动会,就更无力了。
宁宁嚷嚷着想在幼儿园运动会跑步得第一,趁着这几天晚上练习。文文不爱这些运动,没什么兴趣,但宁宁就不一样,事事要争第一,连着小小的运动会都不放过。
杨柳想让王高朗陪。但王高朗不想,他说小孩子的运动会,没有必要过于在意,随便糊弄一下就行。这话说出来,摆明就是不想呗。
杨柳是知道孩子想要争第一,是一件好事,不能轻易打压。但她确实是没空,只能和宁宁商量。
她买了宁宁最爱的水果,耐心地说:“宁宁啊,其实幼儿园打打闹闹的,也没必要非要争什么。你像姐姐一样,多看看书,在看书这件事上多多加油,妈妈就很高兴了。”
宁宁:“妈妈,你不是跟我说,每一件事都要努力吗?为什么我不能在幼儿园比赛拿第一?”
“……”
杨柳一时之间更住,都说不出话了。
谈判失败。总不能跟孩子说,你不需要每一件事努力啊,这岂不是自打自己的脸?她无奈,只能每天晚上陪着宁宁去跑步,她在一旁看材料。
可谁知,宁宁还要她站在终点帮忙掐表。这让杨柳有些生气,自己不陪着她过来了吗?还要搞什么?掐表?铺路练练就行了,为什么要搞得那么专业。这小孩懂什么啊?
在宁宁跑到第六次之后,杨柳实在忍不住,口气不佳:“好了好了,我们回去了。”
宁宁摆明不愿意,“妈妈,还没好。”
杨柳蹲下来,耐心地说:“妈妈觉得你已经很好了,可以赢过所有人,所以……我们回去吧。你幼儿园的同学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可任凭杨柳怎么说,宁宁就是不肯,非要继续在这里练。
“你为什么不能跟你姐姐一样安静一会呢?为什么非要练啊练!”
宁宁一听,哇哇大哭起来。
杨柳心烦,“哭哭哭就知道哭。妈妈真是懒得理你。”
宁宁被吓傻了。头回见到杨柳是这个德行的,在她的眼里,妈妈一直是很有耐心的。怎么现在的妈妈是这样的,竟然会骂自己!
杨柳拽着宁宁回家,“妈妈很累,很辛苦,你为什么一定要搞事情,为什么一定要让妈妈那么累!”
宁宁一路上被骂,这会儿,她知道了杨柳是真生气,于是哭着说:“妈妈,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本来两人是剑拔弩张,忽地宁宁认错,这让杨柳顿时气消了不少。她懊恼地停下脚步,天呐,自己在做什么?以前从未想过要骂孩子,如今怎么孩子有上进心,自己就憋不住,还骂上了。晕了晕了,真是晕了。
她向来追求完美,作为一个完美的妈妈,对待孩子永远有耐心,永远要善于沟通。而如今,她在做什么?这俨然是一个暴躁的妈妈,哪有半点好妈妈的样子。
她轻轻地抱住宁宁,万分愧疚,“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心里真的很烦,对不起,妈妈错了……”
宁宁:“妈妈没关系,没关系。”
这次对孩子的发火,让杨柳感受到,自己在往一条别的道上走。
所有的事情犹如堤坝泄洪一样。情绪也好、事情也好,没有一件是顺心的。
但是她很无力,只能被推着往前走,毫无喘息的余地。
之前全职带孩子,她觉得窒息,人生没有选择权。现在职场妈妈,她又觉得窒息,没有喘息和思考的时间。究竟什么样的人生才是完美的,才是最好的?
她迷茫了。似乎每一种不同的人生,背后都带着不容易。正如阳光照到人的身上,有光的地方,自然也有阴影的地方。而她的心态,在这种迷茫和焦虑之中,变得越发地糟糕。一眼望去,尽是失望。一眼望去,尽是无奈。
杨柳对待文文就比宁宁态度好些。文文从小就沉默听话,乖乖做事,从不捣蛋。但文文这人心思细腻,不爱说话,总是藏着自己的小心思。这天,杨柳起大早给姐妹俩准备早餐,待会带她们去参加幼儿园运动会。
文文从不吃溏心蛋,她只爱吃炒鸡蛋。没想到今天一早,杨柳给她做的是和宁宁一样的溏心蛋。
文文对待这些细枝末节很在意,慢慢抬起头说:“妈妈,错了。”
杨柳许久不做早餐,不知道什么错了,不知道文文说的什么意思。
“错了?什么错?”
“这个鸡蛋。”
“鸡蛋怎么了?你不是每天早餐都要吃鸡蛋的吗?赶快吃完,我们要去幼儿园了。”
?t=20220518071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