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穿成龙族唯一的幼崽 > 第86章 第86章肮脏的城主府
雪觅双手捂着嘴,小脸通红,一双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溢满了惊叹震惊之『色』,看的青鹿忍不住扶额。
原本为带孩很简单,雪觅本就听话乖巧,不会『乱』跑也不任『性』,需要陪在边护着对方的安全即可。
结果这才出来月余,先是折腾出了涅盘果,现在又毫无预兆的撞见了这种事,青鹿一时间都不知道要如何对时渊交代了。
出来时还好好的,这等去之后,还不知道会因为这番见识变成什么呢。
究竟是不会带孩,还是时渊厉害,人家一百年都照顾的安安稳稳的,这才多久,就让人差点心梗。
雪觅眼睛滴溜溜地转,还一下又一下的往灵镜上扫,显然对后续发展好奇的不得了。
青鹿直接将灵镜收了来:“人找到了,接下的事百里香霆自会处理好。”
雪觅:“我想…”
青鹿直接打断后面的话:“不能想,乖乖在房间里呆着。”
让雪觅撞见了这种事,青鹿很生气,一挥衣袖就从房间里出去了,这事自然要去找那个罪魁祸首好好解决解决才是!
青鹿一走,雪觅连忙抱着神影镜不停的敲,生怕时渊那边没看到,见敲的如急切,时渊还为发生了什么事,一手化出水镜查看那边的情况,一边接通了神影镜:“怎么了?”
雪觅抱着神影镜满脸兴奋:“渊渊!我刚刚看到了唔…就是好意想不到的事!”
从心丝毒开始说,然后说到顺着毒源找到了闭关的石室,然后就是那香艳的场景,雪觅说完有点不开心:“可是青鹿不许我看了,我还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呢,也不知道石室里的人是谁,但我听见那个朱二喊了一大哥,就是不知道被锁着的是大哥,还是锁人的是大哥了。”
时渊:“好奇就去看。”
雪觅顿时支棱来了:“可吗?”
时渊:“可。”
雪觅都快一百岁了,又不是一岁,虽然这个年纪在妖族里还是孩,但是普通人族百年都已历了一轮生死了,总不至到了妖族,一百年却连这种事都不懂,妖族是寿岁漫长,并不是心智蠢笨。
更何况有些事情越是遮掩着,反倒越容易激发好奇心,现在那两人事情暴『露』,总不至大庭广众之下再行|苟|且之事,让雪觅去看看又不会怎,看过了才不会因为好奇心未能得到满足,反而越发惦记。
再说了,龙族对这种事本就开放的很,『性』就偏向及时行乐,但雪觅体还未长成,顶多就是未知的好奇,真想怎么,也没这个能力。
得了时渊的允许,雪觅几乎是飞一般的冲出了房间,还追上了刚到石室门口的青鹿。
青鹿一见到就忍不住有些无奈:“不是让乖乖待在房间里。”
雪觅理直气壮道:“渊渊说可看!不信问渊渊。”
说完一溜烟的往石室里跑。
青鹿好跟在后走了进去。
时的石室并没有发生想象的打斗场景,反而是双方僵持着。
雪觅在人群冒了个头,围在石室的是百里香霆的人,那都是百里香霆的心腹可信之人,都知道雪觅的份,见小龙君来了,赶忙让了位。
百里香霆转头看向:“来干什么。”
雪觅用眼神往那边扫了扫,之前在石台上被压着欺负的人已坐了来,脚腕上的链像是被什么利器给砍断了,上还披了一件厚实的衣服,但那男神『色』淡淡,半点没有因为意被人撞见这种事而有什么羞恼。
之前气质颇为温文尔雅的朱二,时简直像一炸了『毛』的狮,怒的双目发红,一副要朝着那个玄衣男拼命的架势。
玄衣男同是面『色』冷淡,但的冷淡带了一股冷冽肃杀和有恃无恐。
百里香霆看了眼众人,朝着自己的人示意:“将带出去。”
玄衣男却是看向朱家大公:“的家事,确定要人『插』手?”
朱家大公还未出,青鹿一拂袖,一道强劲的灵力重重地打了下来,即便玄衣男反应极快的想要运转灵力抵挡,但那一瞬间,上的灵力仿佛被什么东西抽干了一,整个人更是被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给束缚住了,让挡无可挡的生生受了那一击,整个人吐出一口血来倒飞了出去。
青鹿眸『色』冷凝,道:“带走。”
朱二解恨的看了玄衣男一眼,还觉得出手轻了,再重一点,直接将人打死就好!
百里香霆的人连忙动了来,两个上仙直接一边一个的将人给押走了。
雪觅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小心给百里香霆传音:“青鹿是不是生气了?”
百里香霆看向雪觅:“刚才与上神在一,应该比我清楚。”
雪觅一头雾水,难道因为青鹿不让出来,渊渊让出来,就生气啦?
虽然生气,但这府还有个目的不明的冒牌货,青鹿也就没有暴『露』份,所释放出来的气息仅为上仙。
闻讯赶来的城主和朱家三公本来高兴人抓到了,却没想到竟然是那种场景下抓到的,更重要的是,还是跟自己最为倚重看好的大儿,这事实在是教人没脸又气恼。
朱老三看向气愤到现在都未能冷静下来的二哥,小道:“究竟是怎么事?”
再小,在座的都是修士,谁还听不见呢,朱二冷道:“闭嘴。”
朱三顿时不敢再吭了。
从石室出来后,青鹿就直接坐到了上座,看着下方的人道:“城主府灭门预告,可是发出的?”
玄衣男,也就是连稷倒是供认不讳:“没错,是我。”
青鹿:“与朱家有何仇怨。”
连稷看向朱家大公,之前吐血染红的双唇冷冷勾,眼神像是能在人上刮下皮肉的刀一般:“自然是深仇大怨。”
刚刚打出的那一掌多少让青鹿气顺了些,一想到让雪觅看到那种不堪的画面这才气『性』上头,但再生气,总也不至将涉事的人全杀了:“朱泽煊,事有什么想说的?”
朱家大公垂着眸道:“无话可说,若想泄愤,杀了我就是。”
这话却好像火引,一把将连稷给点燃了:“杀了?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不将曾刻在我骨血上的屈辱一一抵消掉,休想解脱!曾如何对我,我自要一笔一笔的讨来!”
这一下雪觅更是理不清了,贴在百里香霆旁边站着传音道:“那到底想要怎么啊,到底是杀了报仇还是不杀?”
百里香霆:“可能心有恨,真要杀了,又舍不得。”
雪觅:“???”什么意思,有恨又舍不得,这得是多复杂的情绪啊,伤脑伤脑,感觉一个脑有点不够用了。
连百里香霆都能看出的东西,青鹿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朱泽煊,番祸事是引的,这罪是认还是不认?”
朱泽煊平静的神『色』下,是没有丝毫求生的意志:“认。”
青鹿一抬手,一枚红『色』的小『药』丸被灵力托到了的跟前:“如,自绝吧。”
连稷神『色』一变,刚想扑过去,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住了,这一挡,朱泽煊毫不犹豫的将那枚红『色』的『药』丸给吞了下去。
朱家的人都惊了,朱城主反应过来后更是朝着儿冲了过去:“煊儿!!!”
雪觅再次惊的捂住了嘴巴,这死的都不带犹豫一下的,也决绝了吧!
朱泽煊看着自己的父亲,却突然笑了出来:“前我最害怕让失望,后我终不用再害怕了,爹,对不,做的骄傲累了。”
为嫡长,有多的条条框框,有多的不由己,不能爱不能恨,要完美的克己守礼,不能行差踏错半步,唯有一次心动的任『性』之举,所得也是折辱报复。
连稷不会明白,当肮脏的一切摊开在众人眼前时,就已没有生路了,能得一解脱,而言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直到彻底闭上眼,朱泽煊都未再看连稷一眼。
曾在密室里百日纠缠,了毒,给解毒,那是唯一一次摆脱少城主这个份,行事无所顾忌。
为即便不是相爱的,但那百日多少也生出了些许情愫。
没想到放下数百年堆砌来的自尊和骄傲,承|欢讨好,竟然是折辱。
可笑,可笑了,放在心内珍藏许久的放肆,人而言,竟是恨到要灭满门的折辱。
既然是连稷生命里的污点,那自行将这污点抹去好了,要闭上眼,从这世间的纷扰,再也与无关了。
看着朱泽煊倒在地上的瞬间,朱城主直接眼前一黑,修为越高,越难繁衍嗣,能有三儿一女简直是之大幸,而且大儿是花费无数心血培养出来的,从小到大从未让失望过,但今,却好像将所有的假象都给打破了。
一时间承受不如丢脸的现实和丧之痛,直接气血翻涌,内郁成伤。
朱二朱三更是无法接受向来引为傲的大哥会这死掉,可不管如何度气如何试图将吞下的丹『药』『逼』出都没用,已断了气息的人,再也给不出半点应。
青鹿没管朱家人是何反应,是看向连稷:“如今已死,二人之间的仇怨应当了结,若再将这仇恨转移到其无辜人的上,那便能将带云城接受审判了。”
连稷不愿意相信眼前所见,那股阻拦的力道散去后,猛地扑向朱泽煊,将朱二朱三一把推开:“不可能,我说了不准死,不将从前那些折辱还来就没资格死!”
看着连稷,青鹿眼神带了点冷意:“可杀了。”
连稷猛地抬头看向上座的人,青鹿微微勾唇:“看我又如何,是杀了,今日之事,觉得作为朱家的长,雄景城的少城主,还能活吗,故意将那不堪的场面摊开在众人眼前,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将从高高在上之地拽下吗,觉得是报复,那能说做对了,这的确是最好的报复,夺走最后生机的报复,如愿了。”
然而在场的谁都能看得出,朱泽煊一死,连稷不止没有报复后的快感,最不能接受现实的也是。
百里香霆:“人总要为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连稷血红着双眼看来,看的百里香霆一冷笑:“是要整个城主府祭,将二人之事闹成这般,为能玩弄所有人,殊不知一旦事情超出了所控,便是承受不的代价。”
连稷接受不了这的现实,也不愿接受这的现实,直接抓地上的朱泽煊,一个瞬移离开了地。
要去找人,找可救醒朱泽煊的人,不相信就这么死了,不相信!
朱二朱三自然不能让带走自家大哥,可修为比不过连稷,连朱城主的修为都差一截,除非百里香霆带的人动手留人,但没有指令,的那些护卫动都未动一下。
朱城主连忙看向百里香霆和上座那个面容普通,但好像是真正能主事的人。
青鹿道:“事已了,将体内的心丝毒解除,这任务就完成了。”
朱城主急道:“我的儿…”
青鹿看着:“谁造的孽,谁来承这个果,我等次前来的任务是解除城主府危机,如今危机已过,想要去追少城主的尸,那是朱家的事。”
朱城主:“我儿本不用死,明明是!”
朱城主的话还未说完,百里香霆的一个上仙护卫出呵斥道:“放肆!”
那呵斥自然不是呵斥,更是随同一道灵压力压下来,修真界本就是实力至上等级分明,哪里容这般下犯上。
本就因儿的死内郁重伤,再被这上仙之力的灵压震下,朱城主连退几步,被跟在侧的护卫扶住才未倒下,更是急忙调动内息平定体内翻涌的气血,否则定会伤及根本。
青鹿倒是并未动怒,是神『色』淡淡道:“养不教父之过,的错为人父,也有很大的责任,作为城主,更是失职,因家之事造成城民惶恐动『荡』,事我自会命三司督府将在位时功绩清算,若德行有亏,这城主之位还是留给能者居之。”
朱城主万万没想到,原本因灭门之祸求助,却害死了自己最看重的儿,甚至连城主之位都要保不住,但对方修为远在之上,而且听口气,能调令三司督府行事,说不得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份背景,心下慌『乱』之际,看到不知何时来围观的小龙君,几乎是立刻扑了过去。
“小龙君!还请小龙君为我做主啊!”
单津听闻灭门之事落定,不过内里缘由颇为曲折离奇,好像是朱家大公曾趁人之危将人禁锢,行事放『荡』无忌,百般折辱,那人后遇一番机缘,修为飞涨,是来报仇。
试图将曾自己所受过的欺辱一一还,大庭广众之下将朱家大公不堪的一面暴『露』,最终将人『逼』死。
是来看热闹,这事与又无关系,怎么现在求到头上,不管是是不是小龙君,都没办法让死人死生啊。
直到朱城主快速说完诉求,单津抬头往上座之人看去,然而对上那人仿佛洞悉了一切的双眸,心里莫名惶恐不安,面对朱城主的求援,单津好道:“事,事我也做不得主。”
朱城主忙道:“怎么会,您是小龙君啊!哪怕是看在我家毅儿救您一次的情面上。”
单津不敢过多的揪扯,但又不想暴『露』份,连忙与眼神示意了一下,有些事私下能解决,搬到台面上那就不好解决了。
朱城主也不是傻的,虽然真的相信了这个冒牌货的份,接到了暗示,顿时心里有了底气,面上却道:“如我也不为难小龙君了,我在这城主之位,不说矜矜业业,却也克己奉公,可不是能被人随意定下失职之责的!”
朱城主说完,转头看了眼百里香霆一行人:“既然事的任务已完成,那诸位请便吧。”
朱二连忙冲上来抓着父亲的手:“爹!害……”
朱城主一个冷眼止住了二儿的话,是害死的长又如何,又能去哪里说理去!
离开朱家的时候,雪觅茫然的眨了眨眼:“我是被赶出来了?”
百里香霆轻笑了一:“可不是,第一次被人赶出去,倒是新鲜。”
雪觅看向青鹿:“刚刚为什么生气呀?因为我没听话乖乖待在房间里吗?”
青鹿笑了笑:“自然不是,而是这朱家,着实恶心。”
雪觅不解:“怎么了?”
青鹿道:“因这朱家的事,城主府内的议论不少,听闻了一些事而已。”
雪觅连忙好奇道:“什么事啊?是那个朱大公的事吗?”
青鹿摇了摇头:“是城主的事,人想要嗣,却又见不得平庸,早年与原配妻育有一,但赋普通,多岁了,还未能引气入体,后来有一年,坠入荷花池亡,原配妻受不了打击,也郁郁而终,至现在的四个孩,都是不同女所生,那些女无一不是赋上乘之人,但这几名女全都是因生产而亡,但她所生女,个个都是灵根,赋卓绝。”
想着雪觅应该是不懂那些内里的弯弯绕绕,听青鹿上神这么一说,百里香霆解释道:“有些高门大族会有许多秘法,会让胎儿在母体内掠夺母亲的赋,并且母体内的先之气塑造灵根,这出世的孩生就能拥有强大的赋,但代价就是去母留。”
雪觅蹙眉:“那这个姓朱的好坏啊。”
百里香霆道:“如果事是真的,那第一个平庸的儿,怕也是被杀的,一城之主,这府随便一个能近伺候的仆人都带着修为,怎会让唯一的小主在池溺死。”
雪觅道:“如果是真的,那这个姓朱的不配为一城之主,我要让那个什么司的彻查!那个三司不会包庇,跟同流合污吧?”
要知道越是偏远的地方,那一城之主越是犹如土皇帝,上下层层包庇的,可难管理了。
青鹿:“下令让去查就是,让百里香霆也安排一个人留在城调查,如果查到的东西跟我所查的不符,这雄景城的三司督府也可处理掉了。”
百里香霆连忙应了一。
雪觅道:“那我现在去哪儿啊?”
百里香霆:“去秘境,本就该这两日过去,结果被这府的事给搁置住了,好在秘境还未打开,还有时间。”
花朝小在雪觅耳边提醒:“那个冒牌货。”
雪觅道:“对了,还有那个假的。”
青鹿笑了笑:“留一人盯着就是。”
城主府的事情还需要时间调查,但秘境不等人,好在那处秘境本就在雄景城,因过去很快。
秘境的气息最先被蛟龙一族所感应,那自然是要在别人发现之前设下结界,阻挡秘境气息溢,因想要入得那处山谷,就需要各蛟族的蛟龙令。
雪觅一行人到的时候,其蛟族差不多都到了,见到百里香霆,重重人群一神情倨傲,头发上还夹杂着一丝火红的男嘲讽开口:“排场倒是不小。”
没有份地位的最后到,那是无人在意的迟到,有份地位的最后到,那就是压轴排场。
放一百年前,百里一氏虽然算不得无人问津的没落小族,但因为当初与赢氏分族入赘女家,根基自然比不得那些上古传承下来的各大蛟族。
但因百里香霆与小龙君交好,甚至连妖皇都见过数次,还曾同殿同食,连带着整个百里氏地位都变得有些不同了,所见百里香霆最后一个到场,那男才会讽刺排场大。
百里香霆并未被这讽刺激怒,是意有所指道:“这可怪不得我,要怪怪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蠢的把心思动到了火神石上,得多蠢才做得出利用地灵鼠盗取火神石这种事来,处理那些小贼浪费了些时间。”
出言讽刺的青年脸『色』未变,冷哼一道:“连这等小贼都敢把心思动到家祖地去,也不好好反省自讨。”
百里香霆斜睨了一眼:“做贼的心不虚,我这被盗的还要反省,这是什么道理?”
见说着就要打来了,一个年长的年人站了出来:“好了,这里虽无人,但这般吵闹也是有失份,百里氏,等来得晚,早前我已决定,明日就入这秘境去,还有一时间,抓紧调息安排人手,莫要将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口舌之上。”
年人是蛟龙族上神东祁的近属官,份类似时渊边的陆染,一发话,其人自然不敢再出,头顶一缕红发的男白了百里香霆一眼,转了自己后的行宫。
雪觅道:“翻白眼了。”
百里香霆:“我知道,我看到了。”
雪觅一脸惊奇的看着:“竟然没有打上去?”
百里香霆伸手捏了捏的脸:“我是行事霸道,但我不是没脑。”
这里是什么场合,是能说打架就打架的地方么,霸道是霸道,蠢是蠢,两者并不一!
雪觅一巴掌拍掉了的爪:“忍着忍着小心忍成了乌龟哦。”
百里香霆直接在头上撸了一把:“就唯恐下不『乱』。”
?t=2022051807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