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是主角的小说 > 卷二第220章:对策
东溟子煜身上的肃杀之气,不是大痦子一个小混混儿能扛得住的,再加上脖子里的匕首,他直接尿了裤子。
东溟子煜云淡风轻地道:“你伙同可儿偷窃我家的点心方子,你说我想对你怎么样?俗话说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你我有杀父之仇了,我怎么报仇才能解恨呢?”
说着,用匕首拍了拍他湿哒哒的裆部。
“啊!啊!”大痦子肝胆欲裂,忙道:“不是我,不是我干的,是蒋爷,哦哦,就是原来的蒋县丞!都是他让我干的,我让人勾着你三哥去青楼,与老鸨子和可儿造假处子,骗他上当给可儿赎身。
可儿想办法住进了临县真好吃点心铺子的后院,偷看了蛋糕的制作过程。可儿也不是个傻的,你三哥将她重新卖了,不给她赎身她不交出蛋糕方子,我只好将她赎身出来。点心铺子也是蒋县丞出银子开的,我和可儿不过是帮着管而已。”
东溟子煜问道:“那可儿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大痦子苦着脸道:“我哪知道是谁的,可儿没喝避子药,每天晚上接三、四个客人,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四爷,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这事儿我就是个中间跑腿儿的!也是被迫无奈,他当县丞的时候,捏着我一些把柄,我不听他的不行啊。”
东溟子煜冷声问道:“他对我家其他人做什么了吗?”
大痦子道:“也让人试着引你家大爷、二爷吃喝嫖赌,可他们都不上当,躲的远远的。只有三爷他……呵呵。”
东溟子煜收起匕首,冷声道:“滚!”
“谢四爷!谢四爷!今晚的事我不会告诉蒋爷的!”大痦子磕了两个头,就屁滚尿流的跑了。
东溟子煜站起来,对着一棵大树后道:“回去吧。”
东有银从树后走出来,眼神阴鸷凶狠,“你怎么不杀了这混混儿!”
东溟子煜斜睨了他一眼,道:“他和可儿开了点心铺子跟我们打擂台,可儿跟你的关系负责,他出了事,别人先怀疑到咱们家身上,你是怕不招惹上官司吗?”
东有银羞愤难当,咬牙道:“那就去杀了那姓蒋的。”
东溟子煜淡淡地道:“你以为出了命案,衙门查不出蒋县丞在这件事里的作用吗?你以为蒋氏一族的秀才、举人、进士、官员,都是摆设吗?”
东有银不平地道:“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东溟子煜沉声道:“我只是一个秀才,先忍一时吧。”
东有银低着头跟着东溟子煜回家,他不敢自作主张,毕竟在旁人的眼里,他是东家最蠢的那一个。
翌日一早,早饭后,东溟子煜将结果告诉了大家。
大家听了先是一阵沉默,然后才七嘴八舌地大骂起来。
钱老太反而很冷静,“没想到,蒋县丞竟然用这么弯弯绕绕的法子来算计咱们,太毒了,太坏了!”
他们遇到最阴险的人是当初来骗方子的那个许老板,这个蒋县丞更加技高一筹,更是防不胜防。
东有田问东溟子煜,“我们去衙门告他们,怎么样?”
东溟子煜道:“不是不可以。若是大痦子和可儿在公堂上就是不供出他怎么办?毕竟他在县衙经营这么多年,衙门里有不少势力,有能力通风报信、徇私枉法。
若是他再大胆一些,听到消息就杀人灭口,不光给咱们泼脏水,还能反咬一口我们诬告。点心方子已经泄露,我们费这个心力合不合算?”
钱老太也不想跟衙门打交道:“损失不大,还是别告了,犯不上。”
上官若离道:“既然蛋糕方子泄露了,就让大丫在奉城东城再开一个真好吃铺子分店。没道理别人家都用这方子赚银子了,自己家的人却不能开。”
刘氏一喜,“多谢四弟妹!不,多谢爹娘!”
她想让二丫去奉城的点心铺子,也能找个奉城的婆家,既体面,又过的好,还能和大丫互相照应。
但当时说好,大丫成婚后也回点心铺子管事的。姐妹两个管同一个铺子,难边有摩擦,产生矛盾。现在这么一解决,真是两全其美。
东有银一直低着头想着什么,总是咽不下这口气,抬起头道:“若是姓蒋的杀了大痦子或者可儿,将脏水泼到我身上怎么办?毕竟可儿那里可能藏着我的物品,往杀人现场一扔,加上姓蒋的县衙里有人,我必死无疑。”
东有田神情凝重下来,“那姓蒋的这样阴险,不是干不出这事儿!”
东有银低着头,羞愧地道:“我成了杀人犯倒是没什么,就怕影响四弟和侄子们的前途。”
钱老太‘呸’了他一声,“你这傻蛋,早长这脑子,也不会让人家算计的这么惨!”
东溟子煜想了一下道:“我去找蒋鹤轩,他是族长,这事儿不能不管,既能防患于未然,也算给他一个面子。”
上官若离冷声道:“用上官家、南安候和容川的势力压一压他,蒋家在朝中也没有三品以上的官,为了家族计,就得约束好他们!”
东溟子煜笑道:“那就借一下岳父和太子的势力了。”
上官若离道:“有势不借是傻瓜,再说你也不是池中之物,将来有还这人情的时候。”
东溟子煜也不耽误,换了身衣裳,去了蒋鹤轩家。不知他跟蒋鹤轩怎么说的,蒋县丞被关了祠堂,挨了五十鞭子。
但蛋糕方子已经卖给了好几个人,收是收不回来了,将卖方子的银子送了过来。
是蒋鹤轩亲自来的,态度十分亲昵温和,仿佛他们也姓蒋一样,话里话外都是感激之意。
同样的道理,若是蒋家人用仙人跳偷点心方子的事传扬出去,同样影响蒋氏一族的名声。而且东家的后台够硬,他们干不过。容川对蒋氏一族的印象很差,亲口将蒋鸿达和蒋县丞的秀才功名给革除了的,有这案底在,衙门就不敢偏袒蒋县丞。
东溟子煜不知道,他去找蒋鹤轩,还真救了可儿的性命。蒋县丞得到点心方子后,确实想弄死可儿嫁祸东有银。蒋鹤轩将他叫过去,摊开此事,将他打个半死,也暂时打消了他想闹出人命的罪恶心思。
但与东家的仇却结的更深了,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看着东家的日子红红火火就心如油煎。当然,有蒋鹤轩的警告在,他暂时也不敢做什么,只能忍着。
?t=20220925095418